主要是跟問題相處,你如果可以跟問題相處很長的時間,當然就沒有問題打得倒你,因為歡迎那個問題,變成好像共生的關係。只有在你急著要解決問題的時候,才會覺得好像立刻得給出解答不可,才有難得倒跟難不倒的差別,所以可以跟一個複雜的問題相處,而且同時在腦裡選每邊站,這當然是很花力氣的事,但是運氣比較好的事,網際網路本來就是這樣產生的,網際網路就是這個哲學的體現,因為我第一個接觸的政治系統就是網際網路的治理系統,雖然乍看之下好像有點違反直觀,但是因為當時我也沒有別的系統可以參考,所以對我來講,這就是我的族人就是這樣子,我反而會覺得急著要靠投票或者是什麼方式來下決斷是比較不自然的一件事,所以我也覺得可能因為這樣子的關係,所以比較可以跟不同方向的想法相處比較久的時間。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