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在臺灣我們看到這件事讓大家放下很多傳統上的惡鬥之類的,純粹是以好像我的呼吸道不是我的呼吸道,就是每個人都有守護每個人責任的情況組織起來,所以我覺得這也是對於共同體的感覺凝聚,是非常好的,這是世界上跟在臺灣裡的兩個正面價值。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