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像東京都知事有時也會發現我這樣的工作,並不是我是臺灣的政務官,我的貢獻才被採納,而是因為這個貢獻有道理,所以才被採納,這是我有時會叫做「第零軌外交」,就是先於第一軌外交而存在,傳統上第一軌外交是外交官的外交,第二軌的民間的公眾外交,我說第零軌的意思是我也有政委的身分,但是先以全球的開放創新的公民身分來進行貢獻,這個貢獻剛好對日本有用,或者像口罩地圖對韓國有用,但是並不是先劃分國界再貢獻,而是這個貢獻對哪些國家有用。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