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如果像六四的話,當然就不用談民主進程,事實上那是很大的挫敗、挫折,而且事實上不管對德國人來講或是對野百合來講,那都是不能再重蹈覆轍的警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