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兩方面,g0v的文化,像我剛剛講的是脫胎於更早於社造的傳統,也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東西,像九二一之後有很大的社會力量集結,這都是一層層的,不是幾個公民黑客出事,帶來這種守望相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精神,絕對不是,我覺得當時藍一婷跟我畫的三個顏色的那個圖,還是有很好的解釋力,就是g0v事實上是不同的三組人,像自由軟體、社群媒體、社運團體,公民媒體跟社運團體都是關心公共事務,自由軟體跟社運團體都是關心動手來改變,自由軟體跟社群媒體都是關心開放式的創新,但是反過來講也是這三個各有不足之處,好比像傳統上自由軟體的工作者不一定這麼關心在地的公民議題,傳統上的社運團體其實並不是那麼相信陌生人,開放式創新跟他們說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關心,傳統式的自媒體不一定會跳下去改變,除非是很剛左的媒體,不然通常是報導為主,而不會自己跳進去變成運動者/報導者,所以表示這三組人雖然有相同之處,也有互補之處,我覺得g0v的特色是把這三組人放在很大的傘底下,讓大家都可以找得到志同道合的人,就有點像我剛剛說社會企業,我們在臺灣的推動是透過「創新」這把大傘,然後把合作運動的人,把NPO的人,跟把有良心資本主義的人,都放在同個場域一樣,所以我可以說是新的品牌,但是並不是這群公民黑客是全新的人,不是這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