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矽谷的話,這時通常應該當天使投資人。但是在當時我覺得做Perl 6是一個大的社會動員,當然比較是學術跟工程界,但是對我來講,我當天使投資人,我去動員層面或是跨國的程度,也不會比我在Perl 6的時候大,我在傳統的資本邏輯裡面,我能夠探索的地方已經很有限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