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可能需要復育的土地,然後用肥皂草的什麼都不做,然後等他自己土地的力量恢復的這種想法,其實就比較接近原住民族對於土地的想像,而不是農耕的文化對於土地的想像。像這種一方面有原住民族的文創、原住民族的勞動參與,又可以創造很高毛利的產品,這種概念其實像我去溫哥華的時候,他們最有興趣的反而不是他們經濟、商業貿易部,他們對於直接進臺灣的這個產品興趣是有的,但不是非常高,畢竟市場在一開始拓展比較慢,但是他們的原住民族的關係,相關的管理員非常興奮,而且拉著我問很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