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是你不能增加他的風險,或者是他長官的風險,如果加入這個討論,可以防患於未然,等於是先把地雷掃過一次,之後就可以知道不要去踩這些地方,長官的政治風險是下降的,但是如果來這邊一下子就要做出決策,而不是在探索可能性,很可能翻桌,一翻桌,當然風險感覺上就增加,所以如何設計這個議程到沒有人有動機翻桌,而且即時翻桌也不可能影響決策,甚至到無桌可翻的這些技術,這是我們花很多力氣一點,就是降低風險。第三個是要增進互信,像以前如果都是公文往返,其實你看幾個字的公文,很容易去腦補對方的樣子,但是都是錯的,因為不是真的瞭解他的狀態。當然直播也好、錄影也好、逐字稿也好,資訊量都比較大,所以比較知道思路是這樣子,並不是只看最後會議結論那三行字。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