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有一些事成了,也滿不錯了,像您剛剛提到的口罩地圖是反向採購非常好的例子,因為那並不是我的主意,那個是吳展瑋的想法,後來做得更多的是江明宗或者是疾管家的那批人等等,他們當然都是很想做事,我的工作一直是維持這個空間,讓想做事的人可以增幅、增加他的影響力,然後確保不會因為沒有資源或者沒有脈絡而自己難以為計,如果沒有這樣子的社會創新文化的話,可能他就得自掏腰包,吳展瑋一開始就是自掏腰包,但是因為有個社會創新的文化,我們很快就補上資源,讓他可以很放心去做開發,而且也不需要大老遠跑來台北、說服公部門的朋友,因為我們已經建立一個公部門內部的協作文化跟外部的協作文化,根本是相同的,是用一樣的語言、工具及方法,所以他有任何創新的時候,等於立刻可以接軌進來,我的工作一直是營造這個空間,所以並不是特定的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