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問您特定的計畫,其實我自己看這個文化跟精神是最難的,不是很具體或者是專案型的目標,其實從2016年開始接任,這個協作型的文化跟精神,坦白來說也有在公部門,我看到您在裡面創造了一個空間,但是我們在看傳統的公部門,這樣的空間並不是這麼容易被找出來,所以我滿好奇你搭建一個舞臺、空間的協作文化,因為回歸到以前,像溝通協調也都是有,可是顯然從政委這邊好像創造了不同的節點,讓這個空間去出現。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