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必然會導向非常麻煩的解法,例如資訊網會有一個類似廣告的東西推給民眾,也不用有過度期待。我的意思是說去盤點議題分析表,去找到最值得討論的,如果是簡單yes/no的問題,例如因為個資法沒辦法提供,那就說明就好。需求出來牽涉別人利益那就要談清楚。我們沒有強迫某個地方政府一定要依照我的意見,某些意見固然有價值,真的要有價值的話需要經過什麼程序執行,剛提到的海岸救援系統也要問說他們理想狀況是什麼,最好舉出實際案例才能做這件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