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像我們在口罩實名制的推動上,我們是先有在超商賣口罩,後面才去藥局的,超商一共有三、四天的時間,超商當時很混亂,沒有人知道到底哪個超商才有口罩,口罩地圖是這樣來的,所謂的實名制是在一個超商買了,必須要讓別的超商知道這個人至少這個星期不能再去買,要怎麼樣做到這件事,有兩個很明確的方法,一個是透過健保卡,另外一個是透過信用卡,我們在很多的超商都有悠遊卡的感應設備,有些也有行動支付,就是用手機可以付款,你把記名的悠遊卡、信用卡、行動支付加起來,這些就可以做出實名制,因為上面都有你的名字,你在這邊買了就不能到那邊買,所以你在超商必須用記名的方式來購買,是不是立刻可以解決實名制的問題,但是當時因為陳其邁副院長就提醒我們說這樣子只有百分之四十的人可以買得到口罩,因為很多的長輩是有數位落差的,就是習慣用現金或者是習慣用無記名的方式來買東西,等於你逼迫他一定要把他的老人卡拿出來用,或者是逼迫他一定要學會行動支付,他不一定會學會,而且這個時候因為是記名,所以也沒有辦法很像把健保卡交給年輕人買,因為手機都是他自己的,所以也很不方便,結論就會是百分之四十左右的長輩或者是不習慣用行動支付的人會買不到口罩,這樣不但有數位落差的問題,也會變成防疫的破口,如果只有百分之六十的人有口罩,說真的就跟沒有口罩的差不多,沒有什麼幫助。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