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是沒有什麼家軍的概念,因為當是什麼家軍,就是很像要打倒什麼,就是有一個假想敵、對方有個勢力,就很像優越性是建立在這個軍的人數比對方多上面。但我並沒有要打倒任何東西,我很公開說我是選每邊站,所以不太可能軍事化,因為沒有任何東西好出征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