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對我來講,比較在意的是大家有沒有花心力,去想出比我現在更好的社會組織方式,如果現在大家願意多想,這個就有價值,就像打1922粉紅口罩的價值。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