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是有國際性的,像口罩地圖是韓國也在用,像東京的儀表板也是臺灣這邊的社群開發的,因為全世界都在解同個問題,所以我們開發出來的這些網路治理的方式,透過像台美合辦的防疫松或是剛剛講的口罩地圖或者是儀表板也好,都是打破了傳統上第一軌外交簽的協定,才可以民間一起來做一些磨合的事情,感覺上變成第零軌的外交,也可以用數位公民的身分,去幫日本改個字,這絕對不是因為我是政委,而是因為我的建議有道理,等這個發揮了影響力,他們的市議員會在Twitter稱讚,他們的東京都知識也連任了,也會轉推,最後當然還是有第一軌外交的效果,但是首先是在沒有國界的開放式創新的網路系統上發生,等於是真實世界中的外交變成網路世界中的投影,並不是像傳統上的「第二軌外交、第三部門」,好像是在後面的東西,而是現在變成在前面的東西。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