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平常心就好了。至少我們自己並沒有做任何造神的政策,而且其實像記者訪談我的話,我也每項創新都說是誰做的,像一開始報稅的介面是卓志遠、口罩地圖是吳展緯,後來是江明宗,我都會很刻意把真正做創新的人,乾蒸口罩是賴全裕教授,會把真正創新的那個人的名字拿出來,並不是要捧誰,是要鼓勵這種草根式的創新態度,這個就是民主化的真正意義,任何人只要有新的、好的想法,就由他作主,所以民間的創新能量隨時可以指引政策的方向角色,我們一直抱持這樣的態度就不會有神壇的問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