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大家都理解不會造成財政上的負擔,所以就算有一點好像肺炎的症狀,對我來講,我戴口罩去旁邊的診所,一方面我知道我不會因此破產,二方面我也知道在社會上破產,不會因為標籤化就沒有辦法過正常的生活等等,指揮中心也花很多力氣讓肉搜變得很困難,幾乎不可能。我們看到很多其他的國家,像社會上或者是財務上的破產,不然就覺得不相信政府會好好照顧他,總之有症狀的時候是不回報的,這樣的話,防疫破口就幾乎一定會發生,但在臺灣幾乎在所有的狀態之下,這都是特別好的一件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