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不一定是學者,因為學者是要發論文的,當然我也有發論文,公共行政的論文。所以我覺得先不講學術的貢獻,因為畢竟是比較專門的事務,但是要理解你處理的事情,至少在腦裡面知道要怎麼樣跟這些事專門家溝通的,這個是「一般性的理解」,仍然很重要,也就是在政府數位服務指引,這個是我們有參與的文件有提到任何大型的公共服務,主責的那位首長,自己必須要有從頭到尾使用的經驗,這並不只是數位的,而是任何其他的,好比像要去超商插健保卡購買三倍券或者是口罩,我們可以看到院長或者是總統親自體驗這樣的過程,他們才可以知道如果這個過程可以更好的地方,要怎麼樣跟開發的人員來講,不會只是因為很像是政治人物就不體驗這樣的體驗,而是要能夠像超商店員一樣,要能夠沖咖啡、遞口罩、教大家怎麼樣使用事務機,不需要到這樣萬能的程度,要知道這中間是什麼步驟,至少透過市民的角度來體驗一遍,並且體驗這個過程要用專家也聽得懂的語言來描述,只要覺得哪個部分可以更好的時候,才可以講得出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