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兩個最大的改變,第一個是我常常需要很早起,因為一醒來就要給北美洲的朋友或者南美洲的朋友視訊分享防疫的經驗,好比像今天一大早就要跟麻省理工學院的朋友來進行討論,我到傍晚的時候又必須要跟歐洲、非洲的朋友來分享我們的經驗,以前比較跟臺灣互動多的,很多都是亞太地區,我們的時區差不多,所以不用很早起跟很晚視訊,但是由於美洲、歐洲及非洲跟我們的時區差距比較大,所以我現在常常需要6點起床等等跟美洲的朋友們互相交流,這個是最大的差別。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