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我的雙親都是新聞工作者,所以我覺得新聞工作者的獨立性是最重要的,臺灣這邊是百分之百的新聞自由,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關係,也確實因為這樣的關係,陳指揮官都會跟媒體朋友說:「你們是我們最好的盟友,我們應該免費教大家傳染病流行病學,大家在疫調上,在解釋政策上,都可以指出缺漏、不足等等的地方,也是因為媒體的報導,大家才會立刻戴上粉紅色的口罩。」所以公共政策上,「你行你來」方面,媒體是特別行,所以這個獨立性是非常重要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