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從憤怒到創造」,不一定是希望,希望說不定跟絕望一樣。我最主要講的是共創,因為我們是閉門造車的話,我們就會覺得那些憤怒的朋友都是火把,想要把我們造的車燒掉,但是事實上當我們分享這個藍圖的時候,會知道其實是很在意這件事,像第一個提出「報稅軟體難用到爆炸」的朋友是卓志遠,為何他比別人都憤怒?因為他就是設計師,他說不定看到標楷體就已經很憤怒了,或者是文字的行高,竟然比字句來得低,他也會憤怒,竟然中文用斜體也會憤怒,像這樣子所謂「誰在乎、誰痛苦」的這些朋友們,他的痛苦用憤怒的形式表現出來的時候,就有特別強的感染跟號召力,所以很多公部門的數位轉型都是靠卓志遠這位朋友來擔任響導,雖然沒有辦法給他一大筆錢,因為是反向採購,因為是他要求我們做一些事,我們會想辦法讓他紅到發紫外線,就有很多的朋友們會事後說如何當稱職的酸民。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