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大家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難以想像,畢竟去那些地方就是為了突破社交距離,到底怎麼樣保持社交距離,但是確實在那陣子之後,慢慢就會出現一些新的做法,好比像戴個帽子、透明的隔板,雖然沒有辦法實際接觸,但是至少看得到臉,也可以喝酒,在這個過程中,大家也發現原來實聯制可以留筆名,只要能夠聯絡得到就可以了,慢慢長出還是可以成為防疫國家隊一員的做法,當他說服地方的主管機關之後,我們現在也看到一個個重新開張了,我們在跟其他世界各國分享的時候,他們有時覺得不可思議,他們覺得這個是地下經濟,怎麼可能變成防疫國家隊的一員,臺灣是給世界很好的模範,就是疫後的新生活,尤其之後說不定會SARS 2.1、2.2、3.0都出現的時候,我們如何同舟一命來幫助大家、整個社會來瞭解傳染病學、自己做出社會的創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