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們解決的方案就是在總統盃做零時差隊,做法其實是後來有修法,授權在地的護理師可以在遠距醫師的協助之下去進行醫療處置,包含助產師也可以,像臺灣不剩多少個助產師,反正有些進去,不會覺得很像跟他在單打獨鬥,不會覺得很像案家就算有創商,但他總有家人,家人在旁邊看著的時候,對於護士就有種也是救命恩人的感覺,多幾次之後就會想要多留在當地的成就感,最後還是要解決教育、長照的問題,不然一家子沒有辦法過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