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才提到一個我覺得很想再繼續追問下去,比如90後出生的人,他們已經沒有戒嚴的記憶,您是數位政委,但是像戒嚴這一種事,或者是318學運的事情,很多時候世代的記憶,某種程度必須藉由肉身或者是現場的身體來感受到這個事情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