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道理,因為我記得戒嚴,所以我原生的文化,仍然是比較威權的,或者是由上而下的,又或者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但是難道民主狂飆之後,到全面解嚴改選,最後總統直選之後,從那個時候再誕生的一代,就會覺得言論自由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我會覺得把自己定位在跨代間的中介,也就是mediator的感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