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例來說,像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跟日、韓有一個三國姐妹會,每個年度很深入的議題交流,透過這樣的關係,我們在2008年的時候,有組團到韓國首爾,當時透過這樣的關係切入,我們可以跟首爾市長朴元淳直接對話有關於首爾合作城推展的概念,所以外交的部分其實是一點一滴累積關係的,我們也想說是不是可以透過解釋的部分來處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