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也有一個好處,年輕人是有好處,我現在是30幾歲,我碰到所有的長輩都是曾經30幾歲過,所以我只好說回想你30幾歲的時候,當時在威權的政治底下,你願意站出來辯護之類的,等於是可以有一些共通年齡的記憶。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