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疫情開始我們就非常容易去接觸到以前可能接觸不到的高階官員,這個在外交上是非常有利的,因為你也分不出哪一些是會員國、觀察員、民間社會,每個人都是一個方框,都沒有什麼差別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在臺灣,整個外交的過程中,為何這次可以這麼快讓Taiwan Can Help被看到,其中一個原因是不管是我也好、CECC的朋友們也好,吳部長也好,甚至總統或者是之前副總統跟現在的副總統都是一樣的,我們可能都受到很多邀約,每天一大清早就開始宣講,然後是跟亞洲、傍晚是跟非洲,我一天要講到七場,所以Taiwan Can Help、Taiwan is Helping為何能夠傳播這麼快,就是因為可以碰到很多資深記者、高階官員等等的長輩,以前不相信視訊的,現在非用視訊不可。今天先到這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