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是所謂的人肉翻牆,就翻到別的國家去,就是等於流亡,其實我們最近處理很多人道上的一些狀態,其實在我的office hour都有香港朋友來,有的是尋求《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的政治庇護,有的是尋求改變的契機,我們在臺灣最常做的是給一個安全發生的空間,不管是奧斯陸自由論壇或者是國際的活動,像無國界記者其實亞洲總部也是在臺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