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Joseph上來,當時當然發生幾件事,我在日內瓦的出席被新聞記者發現,其實之前、之後有很多次,只是那次有直播被發現了,當時Joseph覺得這條路可行,因此同意做兩件事,一件事是我們把數位治理寫到外交部的施政方針,就有一個名目掛上去了,外交部從那個時候就一直派員在我們辦公室,在此之前就有一位劉世傑老師提出的,都是我的辦公室、甚至是我自己在聯絡,所以不會累積回正規的外交體系,但是當Joseph上來當部長之後,現在我們外交的聯絡,像你剛剛進來的時候有碰到一位Joel,他是目前外交部派來我們這邊,之前是Aurora,都是很有經驗的外交部外交人員,我也跟他們學習,但是最重要的是這些人脈就會累積到外交部的身上,不會在我的身上,從那個時候我就用公款用得心安理得,但是我出國還是不排私人行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