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道理,《返校》也是一樣的,所以我會覺得你與其一直試著去說把嚴肅的成分控制到一個程度,不如透過過分肯定的手法,一旦過分肯定就是砍普化,就是找到流傳的方法,也不會說很像否定、漠視的情況,本來這一些遺址就是希望大家注意,大家注意的方式,像《返校》過度肯定的方式,說不定才是好的方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