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繃有兩種,一個是必須要很嚴肅去面對,我在巴黎塞納河的大屠殺紀念館一樣,整個建築讓你很不舒服,但是那個是嚴肅面對,每個轉角都是必須嚴肅面對,那當然是一個處理方式,但是《返校》是另外一個處理方式,是把裡面驚悚的部分推到一個程度,就變成跟大家熟悉的類型片,也就是恐怖片是變成一樣的東西,這個時候又回到娛樂,像你坐大怒神、雲霄飛車並不是要體驗那種飛行球的感覺,你是追尋一下子的刺激;同樣的,返校也是一樣的情況,像去追尋忽然被冒出來的東西嚇一跳,像鬼屋,凡是迪士尼樂園裡面有的元素,就是可以娛樂化的元素,因為迪士尼樂園已經娛樂化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