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的譯者,其實是差不多文學再次創作的工作,也是運用我們叫做輔助式指能,也就是字典上不會翻錯的這一些事全部都翻出來,但是看著翻出來去想讀者在的文化脈絡,變成讀者接觸到這個新的思潮類似文化的轉譯者,這部分目前看起來AI還是沒有辦法做到,因為成長經驗跟人類的成長經驗還是有差別,翻譯者都是這樣的話,當然像教師也一樣的情況,機械性的部分可以全部交給機器做,但是隨著人的文化而不同,互動層面的部分,也是人類以後要更專注的部分,所以醫師也同樣同時有醫學的數據判讀者的角色,還有把個案的狀況讓個案自己知道,並且能夠改變個案的習慣、行為等等來促進他的健康傳訊息的角色,這個角色我覺得就是未來像家醫科的角色會越來越重要,因為有長期的信任關係,不但給得出交代,也可以告訴你怎麼樣要求機器學習給你交代,這一件事會變成AI是這樣類似家庭醫生的處理,但是裡面的數據判讀等等,機械性的部分,當然是AI現在就已經取代很多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