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Undertale》是很好的例子,有些藝術作品,你用小說或者詩歌、繪畫或者電影都沒有辦法讓人有帶入感,《Undertale》就是有一種很像我的世界觀因為這個而改變,大部分的人玩過RPG,其實對於殺怪物是習而不察的狀況,但是其實是讓你當怪物,就是從怪物的角度去認識一般的RPG的劇情,我覺得像這樣敘事的邏輯,我覺得常常只有遊戲可以做到,有些獨立製作的遊戲,我會喜歡的大概都是往這個方向,等於是一個不可取代的說故事的媒材的感覺,所以如果對這個部分有興趣的話,臺灣很多獨立遊戲的開發者,很多甚至包含是桌遊或者是塔牌這些,比較是合作式的,大家在一起想出一個機制,讓大家更瞭解某些發生過的事情或者是像高雄大空襲、台北大空襲,大家不一定是要彼此競爭,很多是大家在一起解決一個問題,但是這個在桌面遊戲就比較容易設計這一種機制,也比較容易改。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