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一篇您的採訪不斷被分享,就是您之前說「與眾不同是常態,與眾相同是幻覺」,只是你好像比較早從幻覺裡面醒來,非常好奇的是醒來的過程是怎麼樣?是很痛苦嗎?就很像我的訪綱寫的,像《駭客任務》。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