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清大台語所的之明,我的想法是回應一下殷老師,我覺得語文教育是有其成本,如果國家語言發展法的核心價值是語言復振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可是很難透過民間自己的力量來學習,因為那要有很多的門檻、成本,比如學生放學後,如果是我,我也不會特別想要額外學東西,不會特別要花錢補習或是參加讀書會等等,可能沒有這個動力,但這個文化政策或者是語言政策是由國家領綱的話,那樣的幫助效益是非常大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