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如果我們希望能夠真正落實國家語言發展政策的話,其實不單是靠學校的制度,很有可能必須回歸到家庭、社區及文化結合,特別是我們的學生在學了之後,必須要有一個環境跟機會來運用。 現場也有學生的代表,他們本身就是臺文所未來想要當老師的,我也很想聽聽看他們的意見。其實我很好奇,如果我們今天去進修一個專長,當然如果最直接的是可以跟職業作對等連結,但也許站在語言發展的概念來看,文化傳承與保存的落實,其實好像在社會上的各個面向都還是可以有發展的空間,而不單純是因為進入師培大學,將來唯一的職業的路是當老師。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