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以前傳統的做法是機關有什麼就先公開出來,但是不會特別去策展,也不會說這個是年度想要推行的東西,所以就很容易,你看目錄是關閉,但是不知道機關今天的重點是放在這些地方,所以總統盃到前24強的經驗時,我們都會盡可能去輔導每一組都有至少一個公務員、至少一個業界的朋友、至少一個社會團體的朋友,社會部門在隊伍裡面,我們會採取輔導、陪伴等等的方法,一方面當然到最後要有自己的經營模式,二方面確實也有解決社會環境問題,第三方面也要確保看到方向是可行的方向,公部門就要寫到明年的預算書裡面,這個是總統頒獎的用意,也就是到明年的預算裡面,等於是三方面各自把各自解決問題方面公開出來,確定這個是共同想要解決的問題,用這個共同的問題意識再開取得的關係,資料的開放是一部分,但是重點是要開放哪一些資料,還有哪一些資料沒有,要再分享、蒐集,有些根本公部門沒有或者不適合用的,就是要由公民自己去蒐集,這個都是有可能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