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貢獻跟最後收到獲益的,看起來都像官員,但是事實上我是以一個一般公民的身分來做出這樣的修正,所以就可以讓外交的關係不是好像國家對國家,而是從一個傳染發生的地方跟另外一個傳染發生的地方的公民一起來協同合作,這種例子其實已經傳到很多地方。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