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新聞工作者還在擔心,我就不太擔心,因為表示大家的社會共識是不想要看到這一些不好的情境發生,這一些情境發生一點點,新聞工作者就會告訴大家說不行了,又有很不好的威脅要來了,這時候我非常相信臺灣只要有一件對社會不利、但是只對商業團體有利的事情,大家就會抵制,每次抵制一次就倒一家公司。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