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樣覺得是到前20強的時候,無論如何會輔導有公部門、私部門、社會部門的人進來,倒不一定要靠這一些種子顧問來判斷公共行政上的可行性,尤其是按照我們之前的經驗,其實到前20強的時候,根本一半是公務員自己提的,所以反而這個陪伴要拿掉比較好,聽起來是這樣子,因為他們的目的只是告訴他們還有哪一些技術上的可行性,比這一些提案者的想像更多,或者是更有效達成,但是公共服務裡面,最需要考慮的正當性、正義性的東西,似乎並不是這一些技術顧問來評估,所以可能就技術的部分來作顧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