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地方所有派系不能假裝沒有發生這一件事,這個比一般的參與式預算還要長程的概念,一般長程預算是以常年為規模,如果要規劃超過四年的東西,這個是公共行政學上很大的限制,這個是突破四年以上的計畫,我們想要做八年的計畫,前瞻基礎建設,但是立法院說只能做四年,我們盡可能透過各種各樣的方式,讓在地的朋友們來延續長程度願景,希望有回答到這樣的問題。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