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次辦完這次之後,就會規劃明年的,我們會把拘束力結構很明確處理,因為我們今年比較像外掛⋯⋯不能叫「外掛」,而是「試做」,是一個標竿的試做案例,希望明年度可以回到正軌,這一個部分青年署有非常清楚的文字說明,我就不在這邊敘述。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