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不適合,而是當時沒有說要公開錄影。我們錄影的困難是除非是360的錄影,而且大家坐在一張圓桌上,不然你錄影都只能拍到一些個別的角度,所以我們通常的做法是我們會做逐字紀錄,但是錄影的話就比較困難,因為你可能要出到三機才能把共識營的過程拍下來,所以這個是技術的問題,並不是我們反對錄影。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