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從我們前面瞭解了很多澳洲的經驗,因為在很多神職人員的權威及宗教行為裡面,也就是會發生很多這一些事,就像剛剛執行長提到的會造成黑數,或者是讓這一些受害者長久才會揭露這一些事,顯然剛剛內政部的回應,好像還是沒有站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來檢討,那臺灣在這一件事上,我們可以怎麼改進。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