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沒有問題,其實還是醫事機構去提,鳴醫是幫忙寫計畫書,醫事機構還是扮演主要主體的角色,實驗失敗或者是成功其實是要負最終的解釋等等,各位跟醫事機構的聯繫不一定要透過鳴醫,當然已經有你們的會員是最好的,如果沒有你們的會員,也應該要在實驗的過程中有一個實質參與的權利,這個應該跟這個作為主體的醫事機構來想辦法討論,倒不一定是跟鳴醫的技術上來討論。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