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如果實驗失敗了,其實只有參與才知道,是成功才會變成法規的參考,我剛剛聽到你的意思是,您希望不要麼著頭這樣做,而是希望能夠在一開始想要達到什麼樣的效益,還有中間有什麼讓大家心理有比較疑慮的地方,都是用一個比較公開的方式來討論,而不是失敗了,再跟大家說「搞砸了」,這並不是要改法規,一個實驗案沒有成功跟失敗,都不一定有義務要處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