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後來發現有大量採購的這一些企業,本身產生了品質的轉變,像路易莎咖啡改採鮮乳坊之後,或者是天和鮮物跟全家一起開便利店之後,大家對於他們的形象,雙方都開始對彼此做價值的設定,看起來並不是大企業好像送禮給社會創新組織,而是幫忙去好像剛剛講的見習顧問一樣,而是重新設定了這個大企業的發展方向,所以實際上送給誰還不一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