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上的壓力是,我們在民主治理的時候,會認為讓人民集結起來的時候,行政機關好像只能是被課責、受問責的狀態,但是一個協作會議的重點,像不是讓大家能夠彼此傾聽,而是能夠找出說有時政府並不是最適合做這一件事的人,有的時候民間團體更適合做,有的時候甚至一些企業更適合做這一件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