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建議的是,他本來就接了計畫,他們拿了錢要做的事,差別只是國際合作組織要求他們做的,他最小程度做到,或者是內部有一些想法,因為做的是先前環境規劃、參與權,這部分希望做得更深一點、更連結到公民社會,他即使這一個部分不做,這一套系統以我的理解,還是會讓他們做完,只是效益可能就沒有那一位透明部長所規劃這麼大,跟民間社群的連結也會比較小一點,因為主要的聯繫的人就不在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